徐伯黎
   暈頭轉向 張浩/漫畫
  近日,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對黨員幹部提出“不能透支黨的信用”的要求。與此同時,最高人民檢察院公佈了今年1月至3月全國檢察機關查辦案件情況。1月至3月,全國檢察機關共立案偵查貪污賄賂犯罪案件8222件10840人,其中廳局級幹部57人。而從十八大到今年4月8日,中紀委已完成對11名省部級官員涉嫌違紀違法行為的立案調查,並將其所涉犯罪問題和線索移交至司法機關處理。
  檢察日報《廉政周刊》記者在對這些案件進行調查梳理時發現,被查貪官除涉嫌犯罪的行為外,近八成存在信仰缺失和生活作風方面問題。僅從被查處的11名省部級官員看,就有7人存在“迷信風水”、“道德敗壞”等違紀行為。有專家提醒,信仰庸俗化正以溫水煮蛙的方式,不知不覺地侵蝕著黨員幹部乃至整個社會的精神信仰。
  迷信
  不講精神講鬼神
  早在2006年,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程萍主持過“中國縣處級公務員科學素養調查”課題,17個省級單位和副省級城市的900名縣處級官員參與調查,相當高比例的官員表示,“很相信”和“有些相信”、“相信”風水。
  在8年之後,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地方的官員中,迷信“大師”所謂“指點”、迷信“風水”的風氣仍普遍存在,並且大有蔓延之勢。近期查處的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就很相信風水。2012年李春城為家人遷墳請風水先生花費千萬元。另外,四川省有多名官員透露,李春城除了花費巨資遷墳外,還在成都市行政中心(俗稱鳥巢)的項目啟動中,聽從“大師”的話,將“鳥巢”建在污水處理廠附近。另外,成都天府廣場地面工程設計方案評選中,李春城以“太極八卦圖”作為設計方案,他認為太極方案能給他帶來好運勢。
  更荒唐的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永福縣原縣委書記黃永躍,他於2014年春節違規給全縣26位正副縣級領導分發百萬元津貼。有媒體報道,津貼數額竟是他根據《易經》“掐算”出來的。篤信《易經》的黃永躍,平時辦事和出行都要先查黃曆,他對“九”很崇拜,運用陰陽八卦生生湊出了陽數中最大的象徵至高無上的“九”。而“九”的最直接含義就是“九五之尊”,那是高境界的權力幻象。對於每一枚這樣的“簽”,黃永躍都會慷國家之慨,借花獻佛給自己的“幻象”燒炷高香。
  有知情者告訴記者:“部分單位和領導在一些工程開工、搬遷、城市建設等正常過程中都要燒香拜佛,公開請‘風水師’參與所謂的‘決策’,已經成為平常現象,群眾反映強烈。‘迷信風水’不僅嚴重脫離群眾,更讓黨和政府的形象受損。”
  對此,有專家指出,這些人徹底忘記入黨誓言,不信馬列信鬼神,他們患上了“信仰缺失症”。這些人不信仰共產主義,連起碼的科學素質都不具備,內心一片荒蕪。他們沒有崇高的信仰,還缺少公共事業從業者應有的職業精神和素質。例如,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是一個迷信“鬼神”的人,為求“平安”,他長期在家燒香拜佛,還在辦公室佈置了“靠山石”。一些項目的開工竣工,他都會請“大師”選擇黃道吉日。河北省原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在家供“道台”、“神台”,打坐念經,還與一女“大師”勾搭鬼混。山東省泰安市原市委書記胡建學,“大師”預測他“有當副總理的命”,但命中缺“橋”,於是胡下令將國道改線,在水庫上架起一座橋。海南省屯昌縣工商局原局長吳岩,提拔幹部不開黨組會,而是讓有關人員來他家拜“菩薩”,他的朋友多半是“道士”,他選中的股長還要請道士算命,看是否與自己“相剋”。
  在雲南省行政學院教授段爾煜看來,官員迷信“鬼神”、“風水”的深層次原因是這些官員嚴重脫離群眾,只關心個人的官運、財運,不關註如何為百姓謀幸福,同時嚴重喪失了共產黨員的基本信仰。有些單位大樓前面擺著轉運石、風水球、麒麟、石獅,不僅為了增添官威和氣勢,還有祈福、求財、鎮邪等“寓意”,這場景與政府辦公機構的氣質嚴重“違和”。奢華鋪張取代了朴素大方,風水迷信取代了便民利民,“不問蒼生問鬼神”的歪風邪氣急需扭轉。
  有專家指出,目前最重要的一點是信仰的喪失、信念的墮落。我們必須看到,當今信仰危機不僅在百姓中存在,在共產黨官員中也存在。貪官胡長清曾對移居國外的兒子說:“總有一天中國會不行的”,“有兩個國籍,將來就有餘地了。”為此,胡長清全家都辦了化名身份證和因私出國的護照,準備一有風吹草動就開溜國外。已被執行死刑的北京電子動力公司原經理兼黨委書記陳銘曾說過這樣一句“肺腑之言”:“在地球爆炸之前,不可能實現共產主義。”泰安原市委書記胡建學私下對其部下說:“走社會主義道路沒有出路”……對於這些人來說,共產主義不過是一塊招牌,是一種當官必須念的經文,純粹是“升官符”,既然共產主義不靈了,其他的意識形態必然就“乘虛而入”,封建迷信在一些黨員幹部身上的流行也就不足為奇了,這個問題不抓緊,將會遺患無窮。
  失德
  不講情操講庸俗
  大多數貪官除了迷信外,往往還有“道德敗壞”的違紀行為。2011年,雲南省楚雄州原州長楊紅衛被“雙規”,媒體爆出其大搞迷信活動外,還吸食毒品。作為落馬廳級官員中涉嫌吸毒的第一人,楊紅衛被冠以“吸毒州長”的名號。據瞭解,楊紅衛所吸毒品,是一種以鴉片為主、多種中草藥加工的混合物。當地吸食者甚眾,多在社會富裕階層流行。
  記者還發現,近年來,已有河北省雄縣地稅局大營分局原局長在北京找小姐陪吸冰毒、南京某機關幹部吸毒後聚眾淫亂、山西省繁峙縣岩頭鄉原黨委副書記柴四清吸毒嫖娼、湖南省安化縣社保局官員為湊吸毒款貪污社保金、中國通信建設總公司原總經理助理董躍受賄嫖娼吸毒、雲南省龍陵縣原縣長鐘磊吸毒包養情婦受賄等案發生。
  此外,在中紀委近期的通報中,宣佈華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組織調查。資料顯示,宋林曾被評為2012年中國改革年度人物,2013年7月1日,宋林獲任香港特區太平紳士稱號。在《財富》雜誌2012中國最具影響力的50位商界領袖排行榜中,宋林排名第20位。但是,在宋林光鮮形象的另一面,是包養情婦和大吃大喝等腐化行為。還有劉鐵男、倪發科、郭永祥、季建業、陳柏槐、郭有明,都被認為“道德敗壞”。
  近期查處的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都有“道德敗壞”表述。只是官方未通報上述四人的“道德敗壞”具體情形,但媒體爆出他們多與多名女性有不正當關係。如季建業,新華網去年10月曾發文稱,季建業落馬後,他一手提拔的三名女幹部接受紀檢部門調查問詢。
  浙江官方2013年8月通報溫州市原副市長葉際仁嚴重道德敗壞,與多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造成不良影響。還有薄熙來和王立軍都被通報“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
  較早前查處的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生活腐化墮落,包養情婦並濫用職權為其情婦承攬工程謀取巨額非法利益”,青島原市委書記杜世成“本人或伙同情婦收受他人財物達數百萬元”。因涉嫌重婚罪被追責的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生活腐化墮落,道德敗壞,涉嫌重婚犯罪”,併在境外涉及色情活動。還有楚雄原州長楊紅衛吸毒包養情婦受賄等案。
  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宋勇是信仰庸俗化的“受害者”,他曾在懺悔錄中寫道:我放棄了政治堅守,陷入了精神迷境。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發生了動搖,入黨宣誓時的熱血基本變涼了,最後變成無法醫治的“敗血症”。我放棄政治堅守的表現,主要是價值觀發生了改變,黨和人民的利益在我心中不再是最高的,而極端個人主義和拜金主義逐漸在我頭腦中占據主導地位。庸俗化是腐敗的邊緣,是滋生腐敗的土壤。對領導幹部來說,這是最為致命的自毀因素。思想上的庸俗化,讓我迷失了前進的方向。黨內生活的庸俗化,讓我更加放縱自己,社會風俗的庸俗化,改造了我的思想。政治原則的庸俗化,支配了我的行為。社會物質文化生活的庸俗化,讓我禁不住各種誘惑。待人接物的庸俗化,麻醉了我的神經。
  “從諸多案件情況看,走入犯罪深淵的官員常常起因於道德滑坡。”中央黨校出版社社長田國良說。他認為避免高官腐敗首先要嚴格堅持“以德為先”選拔領導幹部,能夠抗外來誘惑,剋制不良欲望。
  “衡量領導幹部的‘德’,要多聽廣大群眾的呼聲,因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提拔領導幹部,應加大群眾的權重。‘以德為先’的原則才可以更好地落在實處。”田國良表示。
  義氣
  不講原則講利益
  今年2月20日,劉漢、劉維等3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故意殺人、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等案,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成為近年來國內公訴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團,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
  本案中,一起被提起公訴的還有當地三名政法幹部。據劉維供述,除了送金錢財物,他幾乎每周都會和這三個“哥兒們”在自家的會所里聚會,一起尋歡作樂,甚至吸食毒品。由於這種特殊關係,三個“哥兒們”也特別“義氣”,成了劉漢等人的保護傘。10年間,三人多次替劉漢隱匿、銷毀案卷材料,發生命案後多次為劉漢等人通風報信,更是明目張膽地為劉維違法提供槍支配件和子彈。
  “講所謂‘義氣’、充當保護傘也是一種信仰庸俗化的表現,是權力尋租現象。從犯罪事實角度解構,即國家工作人員———憑藉手中權力———尋求一定的利益。”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反貪局檢察官王戈分析認為。
  權力尋租的表現,一是“群蝕群蛀”現象。同一單位的多名工作人員,利用相互之間的職權關係,合謀共同私分、貪污、挪用或者受賄;二是國家工作人員與本單位外的其他工作人員,因工作關係、朋友關係、親戚關係等,相互勾連,分工配合,形成利益鏈條,進行“權錢交易”。例如,北京市某看守所原工作人員張某等6人受賄及介紹賄賂案中,4名公安機關預審處、法制處、派出所民警“哥兒們”受張某的舅舅之托,“哥們”勾連一起違法幫忙辦理在押人員張某的取保候審手續,並商定了“酬勞”和“提成”,5人共計受賄12萬元。
  另外,具有行業普遍性或已形成行業“潛規則”,因此窩串案表現為同一行業領域內相同環節或崗位的多名工作人員,採用相同或相近的手法,分別進行職務犯罪。例如,廣東省水利廳原副廳長呂英明、水利水政監察局原副局長毛益勇等人涉嫌為西江流域盜採河砂團夥充當“保護傘”。違法批准某些企業的河道採砂許可證延期,導致西江河道被嚴重破壞、國家巨額的經濟損失,呂英明還涉嫌收受近2000萬元人民幣的賄賂。這些都是不講原則講利益、不要信仰要金錢的典型案例。
  針對部分黨員幹部信仰缺失、道德滑坡等現象,各地相關部門已經採取切實行動。記者發現,5月14日,廣東省紀委發出關於嚴明黨政機關工作人員之間稱呼紀律的通知。強調黨政機關工作人員之間一律不准使用“老闆”、“老大”、“哥們”、“兄弟”等庸俗稱呼,破壞黨內民主,損害公僕形象,與黨的宗旨和人民政府的性質極不相稱。
  “人沒有信仰就等於沒有靈魂。不論是迷信風水、道德敗壞,還是‘哥們兒’義氣,概括起來就是信仰庸俗化。一些官員,在有了一定的權力後,便開始飽暖思淫欲,忘記了要對黨忠誠、對家庭忠貞,最終一步步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黃京平告訴記者。
  黃京平建議,除了加強對黨員領導幹部嚴格的黨性鍛煉外,還要加固他們立身、立業、立言、立德基石,防止庸俗化、隨意化、平淡化傾向,增強他們對思想灰塵和政治微生物的更強防範力和抵抗力。另外,進一步加強制度建設,把信仰堅定、道德高尚作為考察、提拔幹部的重要標準之一。這樣才能使黨員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清心寡欲,管住自己,不在“信仰”上犯糊塗,不在“道德”上栽跟頭。  (原標題:信仰庸俗化:嚴重透支黨和國家信用)
創作者介紹

防漏工程

pd51pdsv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